首页 > 园艺相关 >the 23 Lab:我们想把每株植物都养出它的姿态

the 23 Lab:我们想把每株植物都养出它的姿态

日期:2015-11-21 11:11   分类:园艺相关   出处:豆瓣网   作者:采访:古奇、老梅、朱晗 摄影:张媚 文字:朱晗

p21214645

the 23 Lab的工作室在杭州滨江区的一处民居,门口堆着高高低低层层叠叠的植物,长势很好,错落有致。因为热爱植物,金燕和王一这两位年龄相仿的女生三年前一起创立了“多肉植物实验室”,被大家开玩笑称作“金社长”的金燕负责工作室的整体审美基调和计划,而王一则是植物顾问,负责与植物对话。除了多肉外,近来他们扩大了种植品种,也开始帮一些商业空间做整体的绿植设计,“不是说多肉植物不做了,”金燕介绍说,“我们更名the 23 Lab,也还保有实验室的意思,只是规模扩大了,多肉是其中一个小的分支。”

两层楼的工作室里,各种奇花异草,恣意生长。有的一根枝干笔直向上,顶部枝叶散开,繁茂葱郁;有的饱满温柔,打开一朵花的样子,静静地簇拥在一起。蕨类植物们横七竖八长得欢快,顶天立地的仙人柱扎实沉默;紫藤趁夏季爬满墙壁,龙舌兰一生只开一次花。除了植物之外,the 23 Lab的工作室里也堆满了她们收藏的各种宝贝,从南洋的柚木老家具,雀巢做的盆器,到耐用顺手的棕编苕帚。“你看到它的利落劲没?特别好用!”金燕向我们展示了一把她很喜欢的园艺剪刀,而王一忙着向对植物充满好奇的我们一一介绍:“这是布纹球,需要公母种在一起才能生长”;“那株光秃秃的植物还在缓根……”金燕和王一每天都要在工作室呆到很晚,但做跟植物打交道的活儿,从来乐此不疲,只希望每颗植物都能在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。她们说:“我们不是搞植物批发的,也不是卖植物的,我们是想把每棵植物都养出它的姿态,这需要很长的时间。”

p21214728p21214743 p21214744 p29426149

梵几 X the 23 Lab

朱晗:我知道之前你们一直在做“多肉植物实验室”,后来扩大了规模,更名the 23 Lab,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?

王一:我们两人因为一个共同的朋友认识,又因为喜欢植物一起创立了植物工作室,两人的生日都是23日,而且认识的时候也都是23岁,觉得“23”是跟我们很有缘分的数字,于是决定就叫the 23 Lab。

古奇:我从做室内设计开始关注植物,很多国外杂志中的植物,比如大叶伞、天堂鸟这类,国内的植物市场几乎都找不到,只有近似的品种,在国内首次看见这些植物就是在你们这里。从以前你们做多肉植物,到现在在你们审美范围内扩大植物品种,这种转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

金燕:我2011年4月份辞职到杭州,当时就一门心思想做植物,于是找多肉植物这块入手。我们算是杭州最早一批做多肉植物的人,那会也是蛮拼的,还到上海弄了大棚,全情投入。可是做到后面,发现感觉慢慢不对了。本来我们也不是做生意的料,于是干脆就退出了这个环境,回到杭州,在自己家里的阳台上养了一些之前收藏的品种。后来,因为一场意外,阳台失火,几乎所有的多肉植物都烧死了。接着我们为此沉寂了大半年的时间,之后也谈不上转型,在做多肉的过程当中接触了一些农科院研究植物的老师,把我们当自己的学生一样教我们,大家在一起相互探讨,加上我们去日本时也看到很多好看的植物,非常喜欢,就把大叶伞等这批植物养起来了。之后,周围有些设计师朋友也会叫我们帮忙搭配植物空间,慢慢也就算是到了今天这样。所以这个过程算是自然而然吧,当时我们甚至连收费也不知道怎么收,直到今年年初,才制定了收费方案。之后呢,我们种植物的过程中又发现实在找不到好看的花盆,我们种多肉积累了一些经验,对植物的习性也比较了解,于是就又决定自己做花盆。

古奇:我做室内项目时也遇到要找花盆这件事,找不到就只能拿卖植物送的塑料黑盆凑合。

金燕:好看的花盆真的很难找!以前我们还喜欢那种很老的,农村用的瓦盆,市场上也找不到,我们还会为了一个瓦盆把植物也买下来,然后植物移走,瓦盆留着用。后来是真的受不了,于是就自己做盆。很巧的是,现在教我门做花盆的老师,也是姓金,和我算是本家,对我们特别好,教我们很多东西,都是化学的东西:水泥,加上氧化铁、氧化铜,然后出来漂亮的颜色。水泥透气性好,植物喜欢,而且外形也很简单、纯朴,不花哨。在这个基础上,我们还做了水磨石、水洗石的产品,之后还有水泥和木头结合的产品,看的入眼的都会自己做。

我们不是搞植物批发的,也不是卖植物的,我们是想把每棵植物都养出它的姿态,这需要很长的时间。很多植物为什么需要提前很久就要收过来种好、缓根,经历风吹雨淋、春夏秋冬,因为植物也和人一样,一百棵当中有那么二三十棵免疫力低下的、会死掉的,我们就把它们淘汰掉,不会说别人买回家后这株植物莫名就死掉了。剩下的,我们再花时间把它们的姿态养出来,换上我们喜欢的花盆。所以我们的植物其实都不舍得卖。哈哈。所以只能卖批量化生产的东西,就比如花盆。

p21214816 p29426163 p21214990

朱晗:自己在家里养植物的时候,有时候就把植物养死了,觉得很可惜,所以免疫力低下的植物也是会被自然淘汰的?

金燕:对于植物来说,如果它本身就很健康,你多浇浇水,保持阳光照射,注意通风,其实是很好养活的。所以,比如我们进了一百盆植物,死掉二十盆这件事太正常了,剩下的八十盆我们再好好养,活下来的这一批植物就会很好,再交到每一个买到这些植物的人的手中,是不会出问题的。

朱晗:听说你们有一盆植物,去过很多地方,能和我们说说吗?

王一:我们的这盆植物叫姬玉露,是一盆多肉。之前家里养了一些我们珍藏的品种,但因为一场意外的火灾,植物几乎都被火烧光了,当时我们拼命救了一盆姬玉露出来,细心照料后它居然活了过来,而且长得很好。后来,正巧我们的一位摄影师朋友王飞,要去位于巴基斯坦的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徒步,他觉得这盆姬玉露生命力非常顽强,于是就把这它也打包进行囊,想给它注入更多的故事,让它的生命更精彩。回来后王飞办了展览,很多他徒步路途中遇见的人和姬玉露的合影,让人震撼。

朱晗:你们两位养植物之前在做什么?

金燕:电视节目制作。本来我学的是技术这一块,大二的时候又去学了电影,去北京那边拍了关于中国的传统文化纪录片,也自己做了影像工作室。之后就遇到了王一,本来我是很喜欢植物,但是不属于特别敏感的,毕竟我还是对视觉上的东西更敏锐一点,我们就很互补。

王一:我们算是同行,最早我也是做编导,后来做娱乐节目主持人。但其实我不喜欢做主持人,站在台上也不大说话,后来加上金燕一鼓动,我就辞职了。

金燕:辞职之后,生活一下就美好起来了,但是呢,也确实很辛苦。今年有一天晚上,王一在开车,我坐在旁边,我想到三、四年以前,我们刚开始做多肉的时候,想在外面买一杯星巴克咖啡得卖十几颗多肉才可以,这么回忆以前,感觉好像还挺辛苦。但是当时不觉得苦,很有干劲,每天都过得很开心,只是现在你再去想那会儿,就觉得还是吃了很多苦。

古奇:有时候人生就是这样,你赶上那段时间,你的冲劲最足,期望最高,就算吃着苦也会很快乐,但这个阶段也会过去,而且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。

金燕:真的就是你说的这样,我当时就坐在车里“哇哇”哭了起来,万分感慨,又哭又笑,怎么就那么走过来了。到现在,工作室也换了三次,一次比一次好。

p21215138 p29426145 p29426147 p21214774

古奇:在北京,我常看到很多喜欢养植物的人,会把各种植物摆得层层叠叠、高高低低,是不是植物互相之间作用的环境、湿度也能相互帮助?

金燕:植物就是喜欢生活在一起,需要给它们营造环境,他们自己相互之间散发出来的物质就会让彼此越长越好。你可以大、中、小型的植物搭配摆放,再在阴凉一点的地方摆苔藓,因为把苔藓单独摆在某个阴蔽的地方,是不易养好的,一定要给它营造环境,而且这样看上去层层叠叠,也美。我们工作室就会这样,摆好一簇,营造起氛围,正在欣赏,结果一个人来了看到后很喜欢,就全抱走;过一段时间,又摆好一堆在一起,另一个人来了,又都拿走了。哈哈,因为我们自己也很喜欢,很舍不得,但是看到喜欢植物的人眼神里的那种期盼,我们觉得被他们带回去这些植物肯定有保障。

朱晗:你们有没有比较偏爱的的植物?

the 23 Lab:大叶伞。不娇气,好养,枝干很漂亮,放在家里很好看。大叶伞在最初进到中国,是日本人带的种子过来的,培育好了后,它会自己长小树,发出小树芽,像生小孩一样,这样的小苗再移栽到别的盆里,就又可以慢慢长大。

p29426167 p29426152 p21215108 p21214961 p21214945p21215180

古奇:我在日本时看到很多人家的花园里有很多丛生类的树,你们今后有没有想要做这种大的,类似树形的植物?

金燕:这个就是一种自然而然的事嘛,看自己哪一天有了条件,就会去做了,想法和愿望都是有的。

王一:我们上次去参加一个植物展,珠海有一家的植物都是澳洲进口的,长得又美又野,叶子的形状也很奇特,可我想不起它的名字,每天都苦恼地捶胸顿足。这种植物需要比较暖的气候才能生长,所以在杭州以我们现在的条件还种不了。但是如果真的碰见对植物有想法的人,愿意去做,哪怕是在商业空间里开辟一个玻璃小暖房,灯光打起来,也可以给这样的植物营造一种氛围。这次我们去京都的植物园,虽然地方不大,但也有一个花棚,开始呈现的是热带比较湿润区域的植物,有很多鹿角蕨,往前走,能感觉环境开始干燥起来,那部分摆的就是多肉植物。走着走着,就看到一个黑屋子,是专门给晚上开花的植物居住的房间,当时看见,我们感动地都快掉泪了。这间暗的房间模拟了晚间的湿度、气温环境,时钟显示的时间也是晚上十点,还有蟋蟀悉悉索索的声音。于是,在这样的环境里,只在晚上开花的植物,比如我看到一些月下美人,就在里面开得很漂亮。这个花棚像一个植物之家,喜欢不同环境的植物会“住在”不同的房间。

金燕:在那里我们还看到很多老年的工作人员,他们每天都用心打理植物,虽然做得都是日常的维护,也不用花费很高的成本,但实际上他们却在做很大的事情,所以这个花棚让我们处处感动。

朱晗:对于the 23 Lab,两人对未来有什么规划吗?

金燕:我们喜欢的植物实在太多了,大的小的植物都喜欢。如果我们真的是那种生意人,那就奔着一个“什么能挣钱,什么讨客户喜欢”,朝着这个方向去做就好了,但我们又不是那样。所以,我们就希望通过开发可以批量生产的产品,有了利润后再来养我们的植物。现阶段就是做花盆,以后可能衍生到家庭类的各种用品,比如托盘、肥皂盒这类小产品。如果我们把植物作为赢利性的事情来做的话,很快就会厌倦的。

 

 

叶子花三角梅科普网 | https://kissplant.com

 

 

发表新的回复

头像